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主页 > 908181.com >
左耳终结版在线阅读
发布日期:2019-07-14 17:12   来源:未知   阅读:

  我平稳了下呼吸,然后将手机换到右耳,我尽量不带颤音地、微笑着问她:“你再说一遍可以吗?”

  我提高声音:“那么,张漾……他为什么……会在你这里呢?他不是……”死了吗?

  当然我也相信他没有死,但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一个陌生的女子,说张漾在她这里……

  那边叹了口气,然后轻声说:“我在一座海边小城里,他那时候……是我救了他……但是……”

  我的心忽然狂跳起来,然后我将话筒离耳朵远一些,但是那个女声也没有再说下去。

  “我会带他来找你,明天……我们在哪里见面呢?”她说这句话时,声音有些颤抖。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静静地望着前方的墙,上面挂着他曾经给我的一幅画,上面是被剪断翅膀的一个长得并不漂亮的女生,正绝望地望着上方诡异的天空。这幅画我曾经送给琳过,但后来……琳还是把这幅画还给我了。

  我忽然感觉眼睛酸酸胀胀的,于是我说:“那就去‘算了’吧,算了……”那里好像是我跟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时他跟吧啦坐在一起嬉闹,但好像已经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

  “‘算了’?”夏吉吉沉默很久以后点头,然后她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样:“我希望,你见到他以后,不要失望……”

  我愣愣地捧着手机,那只手机是张漾给我买的三星手机,我至今还保存完好,甚至里面所有我都没有去动过。

  “算了”还是和以前一样热闹,那个小小的舞台上,已经换了一个歌手,她穿着黑色的蕾丝吊带上衣,下面是一条紧身牛仔裤,棕色的靴子将牛仔裤包在了里面。这个歌手她现在没有唱歌,只是有些孤独地望着手里殷红的酒。

  我感到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但是我还是装作若无其事地随意找了个靠窗的位子,我没有喝酒,只点了一杯加柠檬的冰水,我甚至还穿了天中的校服。

  我触电般地转过头,一个表情平静地长得很漂亮的女生正领着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走进来,她先四下张望了一下,然后看到了我。

  她并没说话,只是怔怔地望着张漾,张漾则一直凝视着我,好像在拼命搜索什么。

  他好像在拼命地思索,但是好像还是一无所获的样子,眼里的茫然和清澈,让人心痛。

  我忽然想起张漾最后朝我笑的样子,那时候他的眼神不是这样的。但才短短半年的时间,早已物是人非。

  他有些紧张地去望了望窗外,然后有些艰难地说:“我总感觉,你很熟悉。但是……”

  我的左耳再次失聪了,这些天,我的左耳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候失聪,但是在这样最关键的时刻,我却不敢再听下去。

  他又着急地望了一眼窗外,然后歉意地对我点下头,就跑去追那个叫夏吉吉的女生了。

  我趴在桌子上,一直流泪一直流泪,耳边忽然响起了一阵很熟悉的女声,她在唱一首很熟悉的歌:

  我一个人茫然地站在街头上,手里紧紧捏着那只精巧的三星手机,然后我看见他……张漾,正跟在夏吉吉的身后,笑容阳光般灿烂。

  “尤他,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脱下鞋子,踮着脚跑到他边上,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嗯哪。”我绕过他准备进房间了,“尤他,爸妈可能等会儿才回来。你先去小房间休息会儿好了。”

  “很好。”我说,琳她在这半年来跟胖子去一个海边小城了,曾经问我想不想去,但我毅然拒绝她,因为……我一直相信我会再次遇见他。

  “小耳朵……”琳迟疑着告诉我,“我在这里见到了一个长得很像你那漾哥的人……”

  “是吗?”我有些发呆,那肯定是张漾,等等!张漾……难道是他?!他住在那里?!

  “不过我没仔细看清楚,只是有些像而已。”琳解释道,然后问我:“小耳朵,我还要问你一个已经问了你N次的问题!”

  “跟我去海边小城住几天怎样?”琳满怀期待地问我,“那海很漂亮,你一定喜欢。”

  “不多陪尤他几天吗?”妈妈沉默了很久以后问我,“尤他这孩子好不容易才回来呢。”

  我看了看尤他,他还是直盯着电视屏幕,但已经是在放广告了。他一定是在发呆了。

  晚上的时候,我把张漾送我的那台精美的DELL掌上电脑塞进了自己硕大的背包里,张漾送我的手机,张漾送我的那幅画……所有一切的一切,我至今保存完好,想到这里,我不禁有些想流泪。

  我用力吸吸鼻子,然后将上次去北京时他和我用的那DV也塞进了包里,那么大,但一切都是可以让他想起来的,我一定要让他想起来。

  第二天早上,琳果然来接我了,胖子还是开了那车子,我手里拎着背包艰难地伸出一只手朝他们笑。

  琳迅速跑了过来,一把抢过我手里的背包,埋怨我说:“李珥,你怎么越来越瘦了?你这两天在干什么?”

  车子开着我们向前行驶的时候,我回过头去看尤他,他还是静静地站在原地,目送着我们离去。

  琳在路上一刻不停地跟我说着话,讲她的白色小别墅,讲她家里的那只小狗,讲现在的生活……

  琳跟随着我跑到海边,海风吹起了她卷卷的头发,也吹乱了我短短的发丝,琳微笑着帮我理了理头发说:“李珥,你看上去心情不错呢。”

  琳点点头,然后伸出手指向远处的一木屋:“噢,是在那。我上次经过时正好看见他拎着一筐鱼进去……”

  琳沉默着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然后轻叹一口气,说:“这里有点冷,去我家先烤会儿火好了。”

  琳和胖子的海边别墅是白色的,很漂亮也很精致,就坐落在离沙滩几十米处的小山丘上,里面的家具也很精致,有种欧式建筑的美。

  琳牵着我的手走进客厅,胖子正坐在火炉前烤火,嘴里还正嚼着一个哒番薯,样子可爱至极。

  “埃,你去烧一桌好饭哦。”琳凑上前拍了一下胖子的肩膀,胖子哦了一声,笑着到厨房去了。

  琳哈哈笑,然后让我在火炉前坐下,说:“你先暖和暖和,我去给你理一个房间。”

  风一下子更大了,我抱紧了自己的手臂,冷得差点流泪,海就在我身边,可我却感到可望而不可即……

  海风吹起我白色的裙子,头发再次凌乱了,我开始往前跑,那座小房子明明已经很近了,但我却怎么跑也跑不到小房子面前。

  我差点停止呼吸,然后我用尽全力跑到了小木屋前,我开始敲门:“有人在吗?”

  不一会儿,门便打开了,面前的……张漾,穿着白色的T恤,头发有些凌乱地搭在额头上,眼睛眯成一条缝地上下打量我,忽然,他愣了一下。

  我走进屋里,里面很干净也很整洁,虽然小但很温馨,令我惊讶的是,墙壁上竟然也挂着一幅画,就是那幅张漾曾经送我的画。

  他见我一直盯着那幅画看,于是笑着说:“这是我来的时候就有的,其实……我一直觉得这幅画很熟悉……”

  “我是一个没有过去的人。”他轻声说,“是吉吉救了我,但我失去了记忆,我的左耳也失聪了……”

  “其实……”他忽然说,“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对你说这些,只是觉得,你很熟悉,好像经常出现在我梦里一样……呵呵,很奇怪吧?”

  在那一刻,我忽然看见张漾的眼里闪过一丝很熟悉的光,但马上又变得与先前的茫然一样了。

  他靠着墙,慢慢地蹲下来,有些艰难地说:“很奇怪,我刚才好像想起你了,但是……又马上被一片空白代替了。真的是很没用啊……”

  我低下头,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掉下来,好像永远止不住一般,全身都颤抖着,茫然得像个小孩子。

  “你……小耳朵……”他忽然站起来,轻轻搂住我颤抖的身体,声音低哑地说:“你不要哭,因为你一旦哭了,我总感觉……我的心也很痛……”

  而就在这一刻,门忽然打开了,人还没进,一个清朗的声音已经先传了进来:“漾,我今天把画都卖出去了……我……”

  话未说完,她抬眼间看到了我,笑容一下子凝固了,我吓得推开了张漾,这一刻总感觉自己做了一件坏事一样。

  她沉默一会儿,忽然搂住我,声音温和地说:“小耳朵,你不需要跟我说对不起……漾,不,是张漾,他本来就是你的呀。”

  我把头埋进她白色的衣服里,她跟吧啦给我的感觉太像了,都是那样的坚强,那样冷静。

  就在这时,我远远地看见琳焦急的背影,于是我转过身,对他说:“张漾,就送到这里吧。”

  我开始往后后退,眼泪又顺着脸颊掉下来了,我把手放在嘴边成喇叭状喊道:“张漾,我是小耳朵!跟着你,在哪里,做什么,都好……”

  我的眼泪掉得更加厉害,我看着他的身体一点点变得僵硬,就在他要转过身的那一刹那,我用力一转身,跑掉了。

Power by DedeCms